蔡蕴敏

姓名:蔡蕴敏
职务:造口治疗主管护士
单位:上海复旦大学附属金山医院
简介:“是您,用滴滴汗水,抹去了我伤口的丑陋;用声声细语,唤醒我生命的价值;用深深的专注,呵护我如珍宝。我要笑着走向天堂,在天堂里继续微笑……”这段来自已故绝症女孩小雪的话语,评价的不是自己的亲人,而是一名常人眼中最为寻常的护士。在医患矛盾日益严峻的当下,一名护士能够获得如此高的评价实属不易,她就是来自上海复旦大学附属金山医院的伤口、造口治疗主管护士蔡蕴敏。
主要事迹:
\
         鼻闻伤口断伤情惊呆家属
  那天,蔡蕴敏在忙碌了一天后,正准备下班。忙碌多日的她说好了早点回去,却在最后一刻被主治医生叫住。“蔡老师,这次又要麻烦你了!”医生看见蔡蕴敏,拿着病历本走上前去。虽说蔡蕴敏是护士,但因为是造口治疗师培训基地的老师,所以医院里很多人包括病人,都会叫她蔡老师。
  这例病患是23岁的姑娘小雪,两年前查出患上腹膜假性粘液瘤,虽然做了切除手术,但因为是恶性,粘液瘤复发后,伤口反复感染发炎,又并发了低蛋白血症。而因为是粘液的关系,病患的伤口无论如何都长不好。眼前的小雪非常消瘦,腹部却因为病变而膨胀,宛如怀孕数月的孕妇。当蔡蕴敏要去查看伤口时,小雪却突然大叫,“等一下!”并且命令式地说道“拉上窗帘!”原来,在多年伤病之后,小雪为自己的丑陋暴露在众人面前而担心,无论众人如何劝说都不愿松开压着被子的手。
  “那就拉上窗帘吧。”蔡蕴敏打破了僵局,她让护士取来手电筒,让众人离开,只留下小雪妈妈和她自己。蔡蕴敏揭开小雪上口的纱布,凑近了仔细检查伤口,还时不时地拉下口罩闻味道。这个举动让在一旁的小雪妈妈惊讶不已,要知道,伤口的创面十分可怕,几乎连家人都不敢看。
  凭气味判断细菌,是蔡蕴敏从外科医生那里学到的,一个伤口的细菌培养需要五天左右,通过亲身闻味,可以大概判断是何种细菌,这样的判断,可以帮助医者更好地对症下药,从而加速伤口的愈合时间。然而,用鼻闻伤口,在许多人眼中依然是一件非常不寻常的事情,尤其面对的大多是败坏腐烂的伤情。一个多小时过去,在剔除腐肉、消毒、敷药等一系列步骤后,小雪的伤口终于被处理好,小雪妈妈也是感慨万千,拉着蔡蕴敏的手哽咽起来。
  在蔡蕴敏的治疗下,小雪很快恢复并出院,但由于因为罹患恶性肿瘤,这个坚强的女孩儿无奈地一次次地遭受病痛折磨。起初,小雪还能坚持自己定期到医院换药,但后来,病情持续恶化,小雪几度绝望,甚至拒绝配合治疗。于是,蔡蕴敏决定为小雪上门护理,她永远用对待女儿的情感劝导小雪,反复劝导坚持治疗。这之后的近一年时间,蔡蕴敏为小雪上门换药84次,所在护理团队的其他成员上门服务36次。
  最终,小雪依然没能抵抗住病魔再次进攻住进医院,并在某个晚上离开了人世。在她的博客中,留下了一篇名叫《我要在天堂里微笑》的文章,其中写道,“曾经有个人,微笑着告诉我,天堂里只有快乐,从来不收留泪水!现在,我要告诉他,我要继续在天堂里微笑!……是您,用滴滴汗水,抹去了我伤口的丑陋;用声声细语,唤醒我生命的价值;用深深的专注,呵护我如珍宝。我要笑着走向天堂,在天堂里继续微笑……”
[page]  
  晕血护士成为国际造口师
    蔡蕴敏最为人所知的称谓叫做“造口师”,所谓造口,就是在无法正常排便的病人腹部外加造口袋,帮助排泄,这些造口需要精心护理,稍有疏漏就会弄疼病人,甚至护理得好不好,直接关系到病情的康复。蔡蕴敏如今是复旦大学附属金山医院的伤口、造口治疗主管护师,每周一、三、五上午门诊,工作日每天下午下病房。除了“造口”外,因为多年在疑难伤口护理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技术,许多人都慕名前来,希望能够得到伤口的护理,虽然是护士,但看蔡蕴敏的门诊,需要挂专家号。
  如今的成就并非偶然,初来乍到时,蔡蕴敏甚至还是一个晕血的护士。1987年,蔡蕴敏从金山卫校毕业,被分配到金山地区最大的医院——复旦大学附属金山医院,17岁的蔡蕴敏满怀信心地成为了一名实习护士。然而,一连三起意想不到的事故几乎差点断送了她的护士梦。
  一天晚上,一辆救护车送来一名血肉模糊的病人,正在抢救时,原本好好的蔡蕴敏脸色发白,晕倒在地上,经医生检查,蔡蕴敏有晕血症,见到大面积出血,就会晕倒,如此一来她不适合在急症室工作。医院领导经过商量和研究,将她安排在了手术室,却没想到生性胆小的蔡蕴敏却在看到医生开刀时吓得瑟瑟发抖。院领导给了她第三次机会,将她安排到了内科治疗室,不巧的事情再度发生,因为对青霉素特别过敏,蔡蕴敏刚踏进治疗室门口,就脸色发紫昏了过去。
        在他人的质疑和自我怀疑中,院领导给予了蔡蕴敏极大的包容,依然将她安排到了普外科门诊换药室工作,这里的工作看似简单,但每天要面对病人痛苦的脸色,令人作呕的各式伤口。虽然胆怯,但蔡蕴敏咬牙坚持了下来,她坚持给每个疑难伤口拍照并反复研习,这份努力不仅引起了院领导的重视,蔡蕴敏也在这里开始了自己事业的启程之路。
  蔡蕴敏用了11年的业余时间,自学完成大专、本科护理专业,小护士成长成为了主管护师。虽然多年经验让她在处理严重褥疮、久治不愈的疑难伤口、老烂脚、糖尿病足方面颇有成绩,但她依然觉得自己还需提高。2007年,蔡蕴敏被医院派到中美合作的杭州邵逸夫医院培训,所见所闻让她深感自己成为了“井底之蛙”,因为虚心好学,再加上长期从事伤口治疗的实践基础,蔡蕴敏的培训成绩非常出色,深得老师的赏识。
  2008年,上海举办了首次国际造口师培训班,首批只招收12名学员,报名的却有13人,其中就有蔡蕴敏。审查条件中,有三条硬性规定,学员必须是三级甲等医院;部分课程是英语授课学院英语必须过关;年龄必须在35岁以下,这三条蔡蕴敏一条都不符合。然而,凭借在邵逸夫医院的优秀表现,蔡蕴敏得到了导师胡宏鸳的推荐,并和中国第一位国际造口师吴唯勤共同极力沟通,最终专家组做出让步,让13名学员同时参加培训,但明确指出国际造口师(ET)资格证书只有12张,最后成绩末位淘汰。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魔鬼式训练和深夜苦读后,蔡蕴敏以优异成绩取得了证书,成为上海首批国际造口师,金山医院也成为上海国际造口师培训学校的实习基地,蔡蕴敏也成为了该校的带教老师。
[page]
  全力奋战一线心系接班人
  忙碌和大压力的工作,丝毫没有让蔡蕴敏倦怠。也因为她的伤口护理技术日渐出名,许多大医院和医疗公司都曾想过要出资将她“挖”走。在这个过程中,蔡蕴敏也有过犹豫和纠结,作为一线员工没有一官半职,成为医院的先进人物不能提拔……在权衡利弊之余,导师胡宏鸳再次给了她指点,让她将离开医院的好处和坏处都写在了纸上,当写到“有没有人可以替代你?”这个问题时,蔡蕴敏意识到,如果成为管理岗位,任何人都可以替代自己,只有时时面对病人,得到病人的肯定,才是真正适合自己的。她暗自打定主意,决不离开金山医院。
  蔡蕴敏的门诊开设了分时段预约,她每天从早上8:00到下午1:30都在门诊,之后便需要穿梭在病房中,有时候早上忙起来,50个病人由两个护士进行护理,如果伤口处理时间长,大家就轮流吃饭帮忙。因为护理伤口费时费力,大多时候,蔡蕴敏都顾不得吃饭,甚至为了节约时间连水都不敢喝。在持续工作中,她每天接待病患在5-30位之间,年门诊量达到7000人次,团队一年处理30000多种伤口。
  结合造口护理技术,蔡蕴敏融会贯通,将方法用在其他伤口的处理上,这也让各地患者慕名前来。在实践中,蔡蕴敏发现有许多病患因慢性伤口需要护理,这也让她逐渐感到力不从心。目前上海有50多名造口师,大多都在三甲医院工作,全职的寥寥无几,至于郊区和康复机构的伤口护理人员就更是稀缺。
  在蔡蕴敏的努力下,金山医院已经培养了3名造口师,虽然希望有更多人能够加入这个行列,但护理工作太辛苦不能坚持,基础护理不受重视、护士工资低等问题都直接导致伤口护理人才的缺失。与此同时,许多家属没有最基本的护理知识,也让病患除了求医之外别无他法,不仅增添了痛苦也加大了医疗和人力资源的压力。为此,蔡蕴敏透露,她已经制定了下一步目标,培养接班人的同时,加大努力向家属进行基础知识的培训和宣传,力争让病患在病情达到严重之前就被关注。